首页 - 趣闻中心 - 正太控漫画,文徽明习字,56kuku

正太控漫画,文徽明习字,56kuku

发布时间:2019-03-02  分类:趣闻中心  作者:admin  浏览:179

澳洲中本聪精心编织的殿堂级谎言?

疑窦重重,打假不断

让时光回到两年前的2015年12月8日,那个决定克雷格赖特( Craig Wright )命运的中本聪疑云发端的一天。

克熊欲司机雷格赖特 Craig Wright

曾有人根据据说是黑客获得的疑为中本聪的个人资料,匿名向 Wired 和 Gizmodo报料,两家科技媒体不约而同在这一天发文称,克雷格赖特极有可能就是比特币之父,他们提供了克雷格赖特的邮件、通话信息、财务记录、商业文件等,似乎无不暗示赖特和比特币不为人知的密切联系。

但克雷格赖特很快被证明在LinkedIn资料上学位造假。其宣称向SGI购买的两台位列全球超算排行榜的超级计算机,也可能最多是灰色渠道购入。他的被爆邮件地址 satoshin@vistomail.com 与中本聪发布白皮书的邮件地址satoshi@vistomail.com 差之毫厘,并且他有屁村的商务和个人邮件也都是用satoshi(中本聪)为名,按照常理,中本聪不应该这么轻率地暴露自己 。

对此他给出的解释是,作为中本聪有必要刻意误导大众。

更蹊跷的是,网站报道他的第二天,也是记者探访他家和公司的第二天,澳大利亚的税务部门对其公司突击调查。

克雷格赖特便悄悄离开澳大利亚,后长期于伦敦办公至今。对于澳洲税务的巨额偷税漏税指控坚称是源于其比特币资产和相关活动而受到打压。

事情看起来到此为止,舆论很快冷却,似乎大众对其不屑一顾、渐失兴趣,只是两家科技媒体不负责任的报道引来了关心事件的民众的广泛质疑。最恶意的揣测认为,不排除黑客和媒体沆瀣一气,愚弄大众的感情和智商!这比以前围绕中本聪的恶作剧还要恶劣。

死灰复燃,再起波澜

事情死灰复燃,波澜再起就是因为这个克雷格赖特。按常理不管他是与不是中本聪,都应该倾向低调避祸的人,在半年后,也就是2016年5月2日,他居然在个人博客上公开宣称自己是比特币之父中本聪,还主动向 BBC、The Economist、GQ三家舆论影响力更大的媒体表明身份,并表示公开身份只是意图纠正公众的误解。

在他缄默的几个月中,公众的无端猜忌影响了他的工作、家人、员工等。此外,改观比特币的负面看法也是目的之一。

因此,他要出示绝对证据即初始区块的私钥签名来毫无争议地证明自己当仁不让,就是比特币之父中本聪本尊,第九个区块发送给哈尔芬尼的比特币是首笔比特币交易,克雷格赖特企图用第九个区块的签名蒙混过关不成,两天后出尔反尔,以很牵强的个人原因说明,清者自清。

他已经毫无争议地在BBC记者在场的情况下向乔恩马托尼斯(Jon Matonis)和加文安德森(Gavin Andresen)当面证明其拥有对初始区块的所有权,你爱信不信。

他拒绝继续证明自己是中本聪,并表示永远不在公众中出现。他只想静静地做一个中本聪。

5月6日,赖特突然发表题为《我很抱歉》的公开信,表示自己“没有勇气”继续证明自己是“中本聪”的身份。“我曾相信我能够结束过去数年的隐黑猫男友的匿和躲藏。但是,随着过去一周事件的发酵,我原本准备公布我拥有初始区块的证据,可我受不了了。我没有这个勇气,我做不到。”

赖特说,"I will never ever be on the camera ever again for any TV station or any media, ever." - Craig Wright to BBC News (May 2, 2016)也就是说,他发誓再也不面对媒体!

当然后面的故事我们都知道了,克雷格赖特(CSW)又一次违背了自己的诺言,把大众当成了傻子,他不仅没有像中本聪2011年金口玉言说走就走,反而变本加厉,继续招摇,并且最终介入比特币扩容争议,坚定地站在中国矿工一边,站在比特币核心开发者的对立面。

克雷格赖特和其他寻找中本聪的乌龙故事不同之处在于,当大家都郁闷于寻中本聪而不得时,赶巧不巧中本聪真就自己文娱弄潮者跳了出来!

然而这很快被证明是个基本出于不可告人个人私利的局,他也不是你可以一笑而过的跳梁小丑。事件发酵过程中不断累积的疑点,让人对其敬而远之,哪怕他真就是中本聪也无所谓了。

以前中本聪都是媒体炒作意淫出来的中本聪,但这次是“中本聪”自报家门!只要他稍微了解点比特币就知道冒充中本聪是不可能的,很快就会被证伪。

如果造假,那造假动机何在?

自称‘中本聪’的克雷格赖特(Craig Wright)虽然未能提供最终的证据来证实自己就是中本聪,据他的同事和路透社审核的文件显示,nCrypt公司的Matthews和MacGregor在利用CSW值数十亿美元的共400种区块链专利建立一个大型的比特币和区块链专利组合。

他现在已经被称为‘专利流氓’,正在申请一些价。其个人债务和澳洲税务问题久久久已被预付解决,并配给研发中心和30名员工。

大佬站台,徒惹争议

克雷格赖特作假八九不离十,但偏偏有两个人自我查证后对克雷格赖特深信不疑,让大众不得不重新审视是否是自己的惯性思维作祟,可千万别有眼无珠,对真中本聪反而视而不见。

克雷格赖特私下向 Jon Matonis 和Gavin Andresen 提供比特币签名证据使整个故事更添争议。 二位都是比特币基金会颇具影响力的成员,在私下见证后,即使在媒体和公众场合面对诸多其做假证据,仍然基于和中本聪共事的个人感觉和 对赖特的亲身感受,都对克雷格赖特深信不疑,并为其真实性站台。

关于真假中本聪的分歧还使得 Gavin Andresen的代码提交权限被解除,被Bitcoin core核心开发团队扫地出门 ! 要知道Gavin Andresen可是亲手从中本聪手中接过比特币开发衣钵的人。

2015年4月比特币基金会就声明不会再资助比特币核心开发团队,当然结余其深陷资金黑洞,可能也不见得有能力支持。核心开发团队成员中Gavin Andresen、Wladimir van der Laan和Cory Fields早先已宣布全职加入 MIT 媒体实验室的数字货币研究会。

一个是从2012年下半年伴随比特币惊天牛市,建立初始就争议不断、黑幕重重、声名狼藉(内斗内耗、利触手系益牵连)最终深陷舆论危机而一度濒临解散而近几年基本毫无存在感的的比特币基金会的元老、执行董事(任期至2014年10月)Jan Matonis,一个是最初亲手接下中本聪衣钵的负责开发比特币软件最终因比特币扩容路线和比特币核心开发组离心离德高叉泳衣心有不甘的Gavin Anderson,并且Gavin是比特币基金会的首席科学家。

基金会其他成员多是交易所老板,包括臭名昭贠婺著的Mt Gox 老板卡普勒斯、中国最早的交易所比特币中国BTCC创始人也是莱特币创始人李启威的哥哥李启元。

其创始人还有走向比特币对立面拥抱 BCH 的 罗杰维尔(Roger Ver)。还有因丝路洗钱质控被判入狱的 Charlie Shrem,其执行主席 Peter Vessenes 与卡普勒斯利益关联也纠缠不清。比特币基金会的黑显示在其资金黑洞上,也许这成了圈内规矩。

即使面对 维多利克 Vitalik 和众多密码学和币圈的广泛质疑, 仍然如复读机般不断重复坚持他亲眼看见克雷格赖特在一台干净的电脑上展示了他对第一个区块奖励的所有权。

时隔半年的沉寂过后,Gavin Anderson在自己博客上久违地再度提起,他的态度还是没有发生根本性变化,只是说因为卷入这样的实践被质疑自己很后悔(http://gavinandresen.ninja/either-or-ignore)。

正如 维多力克 Vitalik (以太坊创始人)所言:一个人证明一件事情有两种方式,一种直截了当公开透明,让傻子都能看懂,另一种拐弯抹角,遮遮掩掩欲盖还休,期间还放出各种烟幕弹。

那么更大的概率是事情本身就是个骗局。对密码学有精深造诣的中本聪给出密码学上的证明一目了然,然而赖特 最后还是不负众望地,退了。

北大科技哲学博士胡翌霖的一个比喻可能代表了圈色群内大多数人的看法:

销号关站,删文变卦

克雷格赖特通过个人博客发布的证据,一篇一篇被删除,最终整个博客网站都关闭了。甚至连被指控和证实学历造假的领英账户也早已被清空。还有 Kleiman殒命后,克雷格赖特制作的纪念视频中潸然泪下,此视频连带其Youtube账号也早已一并删除。

只是给自己的信用增加了更多污点,这恐怕是不论如何蛮不讲理不由分说地将之归结于就是让人怀疑自己,以免坐实自己就是中本聪因而受害,都无济于事。

人类不需要这样的中本聪,中本聪是谁已经不是那么重要,中本聪的出现对谁最重要,谁当然就是最容易跪拜中本聪的人,社区已然分裂为两部分,那么一切显然已不消说了。

罗生门:虚实的边界

好事者不会放过中本聪,吃瓜群众也露西皮德尔希望有幸一睹币父真容,闹剧可能还会一出出继续上演,就像其他的常青树话题一刘军seo般,例如究竟是谁杀了肯尼迪,或猫王是否还活着?

但是也许觉得单单被大众津津乐道还不满足,克雷格赖特在2015年12月8日被曝前6个月似乎就在布局,他选中了文学圈一位活跃的苏格兰小说家,为维基解密阿桑奇立小传的Andrew O’Hagan,把自己的生活、家庭、事业状况完完全全呈现出来,O’Hagan 在《伦敦书评》上为了赖特写了万字长文性饥渴,认可了其中本聪的身份,表示抛头露小暖灸面绝非中本聪本意,他是感觉纸包不住火、形势所迫,终归要以真面目示人,但也心知肚明当自己肉身示人、亮明身份后,反而要引起质疑。

最热闹的时候,以为法国历史教师Sosthne提出法国大革命时期被同母下狱并被宣布1795年死亡的路易十少年达佳六的王子悬案和其后几十年中数十位冒充者。以及巴尔扎克《人间喜剧》中《夏倍上校》作为英雄人物被死亡后回归但无法说服别人认可自己的身份。

更甚者甚至搬出了”柏拉图洞穴“ 来说明人类寻真相而不得,完全是白费心思。给你一个真的中本聪,也谅你不敢相信。

来说明真实与虚假的界限模糊,寻找中本聪而不可得的道理。但比特币区块链恰恰能解决这个罗生门。不然比特币也不是比特币了。

“薛定谔”的比特币横财

比特币分析专家Sergio Demian Lerner估计,也是广为人知的中本聪的比特币数量应该在100万左右。许多人一直担心一旦中本聪出现抛售手中的百万级比特币,会给市场造成恐慌。比特币的加密算法未来或被破解后,就可以获取中本聪的比特币,并在市场上全部抛售出。

最后的中本聪?Dave Kleiman

2018年佳节刚过,2月26日,克雷格赖特这个基本已经盖棺定论的真假中本聪之辩又以一种可能只有内行才知晓个中缘由的形式重新沉滓泛起,就像2015年年末比特币深陷熊市,但伴随延续半年的中假中本聪闹剧,比特币竟然也悄无声息地牛市再起。

那两年漫漫熊市的尾巴上 克雷格赖特无疑又一次激起了人们对中本聪的好奇心,也算是低迷熊市中的一抹亮色。历史总是惊人地相似镇魂街张颌,在一年一度的比特币春节熊途中,中本聪真身本尊的话题再度被炒热,再度化解不管是当事人还是币圈难耐的无聊。

克雷格赖特被旧日合作伙伴 Dave Kleiman 的家人诉讼财产侵占价值50亿美元的比特币。消息一出,“ Kleiman是真中本聪 ” 的言论又开始悄然传播,值得注意的是,Kleiman于2013年4月份去世,新闻圈炒冷饭根本原因还是两年前的悬案并未盖棺定论。

被普遍质疑的假中本聪反而借着一波舆论神操作日渐走俏,真假虚实间竞也围拢了自己的追随者。这一纸诉讼是会让2016年断尾续命的假中本聪继续招摇呢?还是会用法律的大棒终结真假中本聪之辩?

Dave Kleiman 的兄弟 Ira Kleiman, 按照 Dave 2003年留下的遗嘱是其财产首要受益人,但由于Dave 90年代末事故后半身高位瘫痪,后不幸感染超级病毒MRSA常年住院,强行出院后不久横死家中,生前未交代后事,Ira红绡郡主并不清楚兄弟拥有的资产情况。

但是,在真假中本聪的闹剧中,克雷格赖特的商务和法律文件显示 Dave 和赖特(Wright )二人有一个存有1100111个比特币的共同基金,该基金名为郁金香,位于印度洋避税天堂 Seychelles 。

在提交的文件中,Kleiman 的兄弟包括他所说的是他和赖特之间的电子邮件通信,其中企业家表示他可能持有 300,000 个属于 Kleiman的比特币。根据该笔资产的锁定期限,到 2020 年的时候,克雷格赖特将获得这些资产,如果进入流通的话将会对市场、价格带来一定程度的冲击。

接近尘埃落定的事情重又翻出,因追踪门头沟失窃资金闻名的安全公司WizSec对克雷格赖特自称的比特币资产地址分析后得出:克雷格赖特曾自称所有的比特币地址大多数是七拼八凑伪造的,大多只是在比特币地址币存量排行榜上随手捡来,许多是早已倒闭的门头沟交易所所有的地址,并非个人的比特币地址,还有早期挖矿者存放比特币的地址。

骗局的关键一环可能已泄露天机,圈里明白人对中本聪本尊早已心有所属。但已然失信的几家正太控漫画,文徽明习字,56kuku媒体对这种假想已经不便再提。

大家只是在私下或者论坛聊天中继续深挖广掘,不放弃这丝曙光。但另一方面,对于真正明白比特币的人,其实对于这样一个俨然已经触手可及的中本聪真相反而心存点滴敬畏感,宁愿让它成为明白人心中的隐隐明灭的秘密。

舆论漩涡中的中本聪

有人说中本聪这些年对比特币最大的贡献就是中本聪什么都没做。中本聪的消失,和比特币本身一样出色,它也为比特币留下一个经久不衰的创世神话,也使得比特币相对更不易收受到像 Napster逃出鬼门关第四季 创始人一样的攻击。

但中本聪的缺席也造成了比特币扩容的乱象。比特币缺少的被以太坊创始人小神童般的仁慈的独裁者。

其时,正处于比特币扩容争议矿池和开发者水火不容,互相撕扯当中,克雷格赖特出现的时机也显得十分可疑。在当时那个节骨眼上渴望中本聪出现拨乱反正、还是让中本聪的回归中本聪,让他老人家消失在历史的烟尘中,就见仁见智了。

最终,与比特币分道扬镳的人们,果不其然和克雷格赖特走到了一起,以中本聪和白皮书原教旨之名,拥抱了比特币的另一面比特币现金,包括 Roger Ver、Gavin Anderson、Mike Hearn、Jan Matonis等。

让上帝的归上帝,凯撒的归凯撒

有责任的媒体应该放下对于“中本聪”这个人的追踪,而是更加的去关注技术和其影响。这才是我们实际上需要做的。对中本聪的乌龙报道给每家媒体带来了公信力上的质疑,但可悲的是互联网不怕虚假,怕的是没有点击量。这些媒体都因此发现的比特币和区块链新闻这座金矿,日后都在这个新兴行业大做文章。

从来没有中本聪,人人都是中本聪。

也许中本聪并不存在,也许中本聪无处不在。那个可能在虚拟世界whiteeeen里创造了第一个去中心化,共识机制的人祥康王晗,却没能让现实世界的人们对他的身份达成共识。(终)